当前位置 » 首页 > 煮酒论史 » 史过留香南北记事132愚蠢的聪明

史过留香南北记事132愚蠢的聪明

  在确切的得知了高欢的死讯,萧衍亲自布局,主力兵团10万余人攻击东魏重镇彭城,和驻扎在悬瓠的侯景和羊鸦仁互相结义,成犄角之势,三路大军对东魏施行压迫之势。
  那么谁为三军统帅?完成萧衍的夙愿呢?年纪老迈的萧衍第一个便想到潘阳王萧范,因为他和自己最像,精通谋略,老于算计,老坏蛋大笔一挥,准备让萧范统领三军。
  人年纪大了,很容易忘事,老菩萨萧衍也是如此。分身朱异提醒他,唤醒了他的记忆。
  “陛下,潘阳王英雄盖世,能够让人心悦诚服的为他卖力,陛下曾经说过江右有反气,莫非陛下忘了不成?”
  萧衍一生最喜欢占卜和望气,也很是灵验,一个人太过锋芒毕露,便很容易惹来祸事。萧衍对自己波澜壮阔的一生很是满意,对自己的才能也颇为自负,自己的成功便是敌人的痛苦,所以他不愿意看到第二个自己出现,萧范虽是皇族,却是哥哥的儿子,不是自己的嫡系子孙,倘若此次威震河南,必将在军中取得很大的声望,导致野心膨胀,实力和地位的改变决定着人的心境,自己在世之时,可以将他镇住。但自己总有一天要去见佛祖,自己的子孙恐怕会重蹈萧宝卷的覆辙,这是萧衍所不愿意看到的。人唯一共同的品格就是自私,只是有的人真情流露,将这种本性当做华丽的外衣穿在外面招摇过市,有的人小心翼翼的将它隐藏在内心深处,用内敛谦虚做成盾牌,将自己包裹起来,无为则无可不为,无私则无可不私。因为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只有用无私的品质凝聚更多的力量,才能实现自己的宏伟理想。私自身是人的天性,所有人的共同的品质,这种品质推动着人类的发展前行,萧范有这种无私的品质,萧衍不想到头来为他人做嫁衣,这时听到朱异的提醒。便果断放弃了当初的决定,沉吟半晌,他对朱异说道
  “那么萧会理如何?”
  萧会理是南兖州刺史,是萧衍四子萧绩的儿子,根正苗红,身上淌着萧衍的血。
  “陛下你找对人了”
  朱异欢快的说道。
  萧会理有自己的想法,他11岁丧父,萧衍对他甚是宠爱,一切礼遇都是按正式亲王给予,他并不赞成出兵救援侯景,因为他看出候景是一匹充满野性的狼。而自己的祖父却将它当作一条猎狗,祖父雄才大略一辈子,必然是接受不了自己跟他不同的意见,他只有用自己的演技来辞去三军统帅的职务。
  10万大军浩浩荡荡,旌旗半卷出健康,刀林盾海,数十年的休养生息,南国的战备物质十分的丰盛,在将要尸山血海的场面之前,是粮草堆积如山,新一代的军人没有经历过残酷的战争,对于蝼蚁一般卑微的生命的来言,人有时候很简单,活着吃饱就行,不用去想那么多,多想也不用,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命运就像牢固的枷锁,让你动弹不得,坎坷悲惨和最后的死亡是低贱者最终的命运。历史战车的前行和个人欲望的满足很多时候是靠人的血肉之躯为燃料的。
  但是他们从没有看见自己的主帅,萧会理整天躲在自己那辆蒙着厚厚牛皮的车辆里面,就像一个士兵一样,默默无言的随着大军前行,没有人看见,或者听见他发出一道指令。而且很奇怪的是,他没有带一名亲信,和一名自己的幕僚。
  要想达到自己合理的目的,就必须显示出不合理。作为副总指挥的萧渊明忧心重重,虽然一切都在皇帝掌控之下,不用自己制定军事策略,但是作为三军统帅,协调前方和后方的关系,鼓舞士兵的士气,保证后勤补养,和粮草的供给,从以往的经验来看,是一方大员的萧道里是可以承担重任的。
  “将军,主将胆小无能,将军可以取而代之。”
  萧渊明的幕僚纷纷说道。
  “胡说,此次出征是替陛下分忧,主帅没有作为,会连累三军,当如实禀明陛下,一切皆由陛下定夺,怎能有如此私心?”
  萧渊明大义凛然的说道。
  漫天的灰尘,荒凉的古道,夹杂着江南的细雨,一名将士风尘卜卜,带来皇帝的诏书。
  战车的门打开,两名持刀的卫士从车上跳出,萧道会从车里探出半个脑袋,拂了拂身上的干净的衣裳,看着车外笑脸相迎的萧渊明漫不经心的问道
  “为什么停下来了?”
  这时萧渊明身边的使者拿出了诏书,念道。
  “皇上有诏,潘阳王速归,军中一切事务皆由宁阳王萧渊明处理。”
  “谨遵陛下诏令。”
  萧会理弹了弹身上干净的衣裳,显示出无奈。看了意气风发的萧渊明一眼,面露迷茫之色。随后长叹一口气,冲着马车夫无力的说道。
  “掉头吧,回广陵”
  看着萧会理的背影,萧渊明忽然感到一丝不妙,忽然恍然大悟。以前只是想着三军统帅一职的显赫,瞧不起萧会理那不可一世的样子。如今一切随他所愿,可是打仗可不是闹着好玩的,失败是要掉脑袋的,皇帝糊涂,可是他不糊涂,这些终日在江南细雨中成长起来的小男人怎会是如狼似虎的漠北鲜卑铁骑的对手,自己可真是太糊涂了。
  “恭喜殿下成为三军主帅。”
  什么三军主帅,是火上烤的主帅吧,万事糊涂命才能活得更久,酒是一个好东西,可以让人忘记了苦痛,一醉可消千古愁
  “走喝酒去。”
  从此以后萧渊明便终日喝酒,借以忘掉自己的忧伤,掩饰自己的无能和畏惧。
  “哎,空气真是新鲜。”
  戏已演足的萧会理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望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自己虽然逃过一劫,但是此次出征,必将为国家招来祸患,自己生在皇家,却是如何也躲避不了的。他有时候暗暗的想,如果自己不生在帝王之家,只是生活在寻常的富贵之家,那该多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至高无上的皇权就是那一块粘着无数个死人气息的洁白无瑕的玉璧。他可以给人带来至高无上的荣耀和富贵,但是也能给人招来灭顶之灾。因为每个人都想成为新的一群持璧人,杀死他的旧主人,成为新主人。
  高澄是东魏的实际拥有者,此时的东魏遍地狼烟,侯景反叛,梁军北伐,宫中还有一个居心叵测的皇帝。高澄想想就头疼,他也想喝酒,麻醉自己,但是他不能,他不能成为败家之子,他迅速做出决策,攘外必须先安内,东魏的势力强大,兵员充足,国家经济实力强劲,只要选派正确的将领,侯景之围可解,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处理好自己和朝延皇帝的关系,抚平和压住他那颗驿动不安份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