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煮酒论史 » 《儋州东坡文化辞典》前言

《儋州东坡文化辞典》前言

  《儋州东坡文化辞典》前言

  几年前的一天,曾涛先生从成都给我打来电话,邀请我加入出版《三苏文化大辞典》的工作中。曾涛是著名苏学专家曾枣庄的公子。过了几天,即2016年11月8日,我收到曾涛代曾老枣庄发来的信函称:《三苏文化大辞典》“其特色之一,是力求全面反映全国三苏(尤其是东坡)有关的文物遗址和著名景点。因此恳请得到您的支持,为本辞典提供海南地区与三苏(尤其是东坡)有关的具体历史文化底蕴的景点、馆藏文物、珍稀图书、名人字画等相关辞条。”此后,我与曾涛经常在微信上互动,交流信息,节日也互相问候。这年12月12日,我收到曾老枣庄署名,《三苏文化大辞典》编委会发来《聘书》聘请我为《三苏文化大辞典》的编委。我深感责任重大,不敢怠慢,孜孜不倦地撰稿,到2017年春节后,我已为《三苏文化大辞典》撰写了70多条辞条,约4万多字,同时联系海南多名苏学专家撰稿。我和谢仿贤撰写的东坡文化辞条已有5万多字,比较全面地反映儋州的东坡文化。
  东坡文化无疑是儋州的一个品牌,一张名片。随着海南国际旅游岛的建设和儋州东坡文化体验之旅深入开展,有一天,我忽然萌生一个念头,为何不把我们为《三苏文化大辞典》撰写的辞条单独出一个本子,配合海南,尤其是儋州旅游业的发展,弘扬东坡文化呢?
  我们为《三苏文化大辞典》写的辞条,由于时间匆忙,加上《三苏文化大辞典》编委会的限制,尽管后来再三补充辞条,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初为《三苏文化大辞典》撰写的稿子还有许多欠缺与不足。要出版一本有分量,有魅力的本子,非下一番苦功夫不可。
  何谓东坡文化?现在国内不少苏学专家对这个问题都有不同的见解。周成仕主编《东坡文化产业发展概论》对这个问题阐述较为全面:“东坡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一部分,是以苏东坡为代表的集苏洵、苏辙文化成就而形成的融哲学、文学、领导学、军事学、养生学、美学、烹饪学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文化现象。”对东坡文化的理解明确后,用《儋州东坡文化辞典》做书名是最恰当不过的了。今年六月,我把我们为《三苏文化大辞典》撰写的辞条进行梳理,该补充的,补充;该修改的,修改,千方百计使书本尽善尽美。本书共分八个板块,即遗址、碑刻、楹联、匾额、交游、产品、艺文、流韵,还有两个附录,共有辞条206条。《儋州东坡文化辞典》条理分明,文字简洁。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完成了书稿的调整、补充工作,基本实现把《儋州东坡文化辞典》编成东坡书院的文物档案,“一卷在手,儋州东坡文化尽在手中”的奋斗目标。
  一、增大信息。本书的“楹联”和“匾额”两个板块收录东坡书院所有的楹联、匾额,及桄榔庵部分楹联,并作一一介绍。附录一,主要介绍儋州以外省内的东坡文化,使人们感受大东坡文化不仅仅在儋州,全岛人民都热爱苏东坡;附录二《东坡书院“维修”之我见》是对“东坡书院”条的扩展,使读者对“天南名胜”东坡书院前世今生有更全面的认识。“交游”板块增加了“张中”、“张逢”、“姜唐佐”、“黎子云”、“葛延之”、“郑清叟”、“吴子野”、“王介石”、“许珏”、“何旻”、“送蚝海蛮”等辞条。这些人中有官吏,也有百姓、学子、故交等,读者可从中了解东坡居儋的交往十分广泛,东坡《与程秀才书》中“出无友”,是不是言过其实,还是另有隐情?“楹联”板块,介绍楹联放置的地点、作者姓名、写作时间、评点联意等,便于读者欣赏。对于一些难以理解的辞条,不惜笔墨,加大信息量,例如:匾额“先生悦之”条,不仅介绍“先生悦之”的出处,还介绍鲜为人知的作者王铎声的身世。“艺文”板块增加东坡父子的作品,使人们了解东坡父子居儋的思想、生活和创作的情况。“流韵”板块中“东坡讲学”组像,介绍组像创作者和制作者,安放时间,及其背景。制作东坡塑像表达儋州人对东坡的缅怀与敬仰。本书增加儋州第一中学、海南东坡学校、白马井中学、中和东坡中学等东坡塑像,说明东坡从古至今赢得儋州人民的广泛尊敬。
  二、勘正谬误。东坡书院是苏东坡当年以文会友,敷扬文教的场所。1996年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然而,东坡书院何时创建,却常有不的声音。有人断言:载酒堂(明代才改为东坡书院)始建“应是元泰定年间”。1984年2月27日,儋县人民政府颁布《关于第一批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布告》也称载酒堂“始建于元泰定四年”。已有不少学者著文,以不 可辩驳的事实证明,载酒堂始建于元符元年(1098)。本书“东坡书院”条采纳当今学者的研究成果,去伪存真,以正视听。苏东坡北归有一首著名的诗《别海南黎民表》。黎民表是谁?现在也有各种各样的解释,有疑为“黎徽”的;也有“黎民”即“百姓”,“表”,“为一种文体”的。本书“艺文”板块“别海南黎民表”条采用《苏轼全集校注》的观点,“黎明表”,即“黎子云”。郑清叟与东坡友善,曾渡海来儋请教东坡仁义之道。这些史实在民国《儋县志》中有记载。但是,《苏东坡在海南岛》一书却把此事栽在“郑靖叟”的头上。郑靖叟,也叫郑靖老,即郑嘉会。此人曾从海外寄一千多册书到儋州给东坡。本书“交游”板块“郑清叟”条,还原史实,避免以讹传讹。我在《三苏文化大辞典》“东坡笠屐铜像”条把铜像安放的时间写作“夏”。最近,查阅剪报集《与海南有关的资料》,在《海南日报》一篇题为《两座大型东坡塑像在东坡书院落成》的消息,发现之前撰稿的东坡笠屐铜像安放的时间有误,正确的时间应为“1985年12月21日”。这次编《儋州东坡文化辞典》时把它更正过来,为后人研究东坡笠屐铜像提供准确的资料。
  三、博采众长。本书还有一个突出的特点,以科学的态度对待苏学研究新成果。譬如,东坡《端砚铭》的写作地点与时间分歧较大。有一种观点认为是东坡北归路过琼山赠姜唐佐端砚时作,而苏学专家李景新在《匪以玩物 维以观德——谈谈苏东坡题砚“赠唐佐”》则对此提出质疑。明正德《琼台志》明确写明此铭作于临高。本书“苏来村”条和“端砚铭”条皆采用李景新的研究成果。又如,东坡书院的重要景点“钦帅泉”“钦帅堂”中的“钦帅”如何理解,也有不同的声音。有人解释“帅”为“边帅”。海南文史专家周济夫却认为“帅”,通“率”,即“表率。“钦帅”,意即“为政之道,须敬谨严肃,身为表率。”(《琼台说诗》)本书“钦帅泉”条采纳周济夫的研究成果,纠正上述错误。苏过随父亲东坡居儋三年,文学上也很有成就,但关注苏过文学成就的人却很少。近年来,苏学专家李盛华写出文史专著《小坡之隐者归来 》对苏过居儋的文学进行全面的研究。他认为《论海南黎事书》“直言海南少数民族的‘黎乱’,是始于朝廷官府的的暴政,是文武百官的误政,也是大汉族主义的错误认识。在文中苏过第一次提出‘民族自治’以及民族团结的主张,这在中国史乃至世界史上,都是初创的卓有见识的民族政策。”本书“论海南黎事书”条吸收李盛华的研究成果,使读者对东坡的后人肃然起敬。
  增大信息、勘正谬误、博采众长,使本书更具有可信性、实用性和观赏性。

  2019年7月6至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