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煮酒论史 » 百年老照片:楼已逝去情怀难舍——宴宾楼

百年老照片:楼已逝去情怀难舍——宴宾楼

  从小姐楼到庆丰楼,从宴宾园到宴宾楼,这座建筑的历史和现实联系的重建,对赤峰人意味深长。赤峰城开埠至今已有240多年,留存百年以上的建筑屈指可数,宴宾楼就是其中之一。宴宾楼既是城市的地理标志:繁荣的头道街、热闹的老赤峰;也是赤峰居民的味道记忆。甚至对上个世纪30年代在赤峰居留的日本人,同样记忆深刻。

  百年宴宾楼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现代城市建筑之路显得激进粗糙的今天,我们重新寻找宴宾楼的身影,不仅是重拾赤峰人的乡愁情感,更包含了我们对现代都市的觉悟理解,还有对自己城市面貌的找寻。

  


  赤峰新老城区现有五个规模大小不等的“宴宾楼”连锁饭店。这些“宴宾楼”外部装饰风格不一,但“宴宾楼”三个大字牌匾却是一模一样的。内部装修则以仿古老物件摆放,厅堂以老地名命名,黑白老照片注解等怀旧题材为主,一定程度体现了本土历史文化特色。而"宴宾楼"连锁饭店所有的这些,都是从老城区头道街那个老“宴宾楼”饭店衍生出来的。

  


  头道街老“宴宾楼”饭店在赤峰可谓大名鼎鼎,在当时哈达街人的心目中,相当于北京的“丰泽园饭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赤峰有句顺口溜:"松州东风宴宾楼,哈达街里属一流"。松州即位于东横街粮市北头的"松州饭店";东风即位于四道街的"东风饭店",那时,只要在这三个饭店吃过饭的人,便具备了拍胸脯吹牛皮的本钱。

  


  位于一中街西端的老"宴宾楼"饭店,坐北朝南,上下两层,门脸三间,跨度八米;顶部阴阳瓦垄,两山磨砖对缝;正面方圆木椽,重叠挑檐。

  (请翻转手机查看下图)
  

  匾额黑底金字,高悬正中;涂金明柱与梁檩相连纵横交错,勾心斗角。窗棂门楣木雕彩绘,花鸟虫鱼布于其间。二楼前廊有木雕栏杆,凭栏而立,俯视远眺,整个街景尽收眼底。

  


  该楼的主人为张文彬(1879—1944)。张文彬系晋商元隆张家之后,所谓元隆是因元隆号烧锅而得名,此烧锅为山西张家独资经营。张家在乾隆晚期,也就是十八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在赤峰当时最繁华的商业区(一中街偏西路南)开设了烧锅——元隆号。约在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张家传人张永言来到赤峰,成了元隆号唯一的当家人,接着便在元隆号对过(包括老宅子后院、西院及后来兴建的庆丰楼大院)置下了住宅。张永言共有五子,均为“振”字辈,“振”字辈共有八子,均为“文”字辈,张文彬排行老二,曾两届出任赤峰商会会长。

  


  1915年,张文彬开始筹划在祖上元隆老宅子基础上新建宅院,设计图纸来自北京。主要建筑为临街和院里的两幢二层小楼,其造型模仿承德避暑山庄里的中国四大藏书阁之一——文津阁。向里纵深建廊房,使两楼相连,形成了一个回廊式的四合院,历时三年,于1918年底建成完工,成为远近闻名的“庆丰楼张家大院”。

  


  当时临街二层小楼并不是后来那样的独立建筑,它只是大院建筑群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张家大院的门脸,初名为"庆丰楼"。其主要功能为主人的办公场所、日常接宾待客以及逢年过节家人观灯赏景之用。1933年后,赤峰沦陷,民族工商业日趋萧条,“庆丰楼张家大院”开始冷落,被闲置起来。1938年,张文彬独生子张中权(1903——1958)从北京政法大学毕业后,回赤峰帮父亲打理张家商号,遂将临街小楼利用起来改建饭店,取名“庆丰楼”饭庄,这便是"宴宾楼"的前身,由于饮食业不景气,伪满后期停业。

  


  直到1952年,张家“宴宾园”饭庄老班底付荣仁、朱振国二人,在张中权手中租用该楼办饭店,并取名“宴宾楼”,才算正式开启了"宴宾楼"的往世今生。

  

  “宴宾楼”这个店名的由来要追溯到张家清末时开办的"宴宾园"饭庄,该饭庄位于二中街路南,是当时哈达街宴请贵宾高档饭店之一,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关张。以楼代园取名"宴宾楼"也有恢复老字号的意思。

  



  平心而论,这个店名起得还真没有什么特点。网上显示,全国各地的“宴宾楼”数不胜数,距离赤峰不远的天津就有一个很大的“宴宾楼”,河北唐山、山东青州、黑龙江哈尔滨、河南开封、安徽黄山等地也都有这个老字号。但像赤峰“宴宾楼”这样一波三折,几度风雨几度春秋的,可能并不多见。

  


  据说“宴宾楼”这三个大字,早期是赤峰著名书法家郑大光题写的。"文革"初期破"四旧"兴起,"宴宾楼"改名为"工农兵饭店",郑题写的牌匾被下了架,现在已无从查找了。现在我们见到的匾额是当时供职于原赤峰市商业局的赵冠英老先生,于七十年代恢复"宴宾楼"店名时题写的,字写的很有特色,规正端丽,圆润丰满,颇有乾隆书法之风。

  


  1956年公私合营后,“宴宾楼”一直隶属赤峰市饮食服务公司,为当时城区有数的几个大型饭店之一。多年来形成了富有地方特色的菜肴,面食亦成为赤峰餐饮界的知名品牌。想当年,老同学聚会、好朋友小酌、外地人来赤,都会不约而同想到头道街的“宴宾楼”。

  


  这是一个雅俗共赏、很接地气的饭店,从早到晚,吃客盈门,川流不息,尤其二楼,地板紫红,壁纸浅青,台布乳黄,觥筹交错微酣之时,拥开朱红菱花门扉,凭栏观街,市景民俗,尽收眼底,令人心旷神怡。

  


  头道街老"宴宾楼"饭店原址,现在是一幢商住混合楼。就是这样一幢历史悠久、有着诸多故事、极具传统文化特色的原装仿古建筑,却在1999年老城改造时被彻底拆除了,代之而有的是一幢毫无特色的商住混合楼,留下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和遗憾。

  


  从赤峰城建立至今,留存地面的老建筑屈指可数。宴宾楼屹立在赤峰这座城市长达百年之久,它既是一座建筑,也是老赤峰人对餐饮方面最深刻的印象。属于它的品牌故事不断传承,给很多老赤峰人留下深刻的回忆,就连30年代在赤峰经商的日本人斋藤满男也时常光顾,对其念念不忘。八九十年代,来到赤峰旅游的日本人见到这座楼对其心生崇拜,竟然当场下跪,还留下了激动的泪水。可以说,宴宾楼是一座汇集了众多传奇故事的赤峰百年老建筑。

  

  如今这个承载着赤峰人记忆的老字号已经走过百年的风风雨雨,也经历过动荡与起伏,仍有条不紊地经营着,传承着属于自己的故事。

  图片提供:张海鹏
  本文为原创转载需经原作者授权 文章原作者为元亨利贞 特此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