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莲蓬鬼话 » 走山客夜遇黄鼠狼拜月

走山客夜遇黄鼠狼拜月

  
  皖南山区道路崎岖不平,曲折蜿蜒,有些道路车辆根本无法进入。常见到走山客的身影,走山客是旧时的称呼,有专门给人挑货物的,也有“卖小货”的卖货郎。
  记得小时候,一见到卖小货的,小伙伴们便一哄而上,蜂拥而至,把装货物的竹箩筐围的水泄不通,风雨不透。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有好吃的泡泡糖、奶糖、饼干,也有好玩的毽子、弹珠、火柴枪、皮筋、连环画等玩具。这时如果有人叫让开也不管用,因为双腿简直不听使唤,直发软,挪不开道。
  老家不远处,朝东北方向是一座座连绵起伏的群山,那里荒无人烟,走山客们要是下午赶到我家附近,那就别想翻过大山了,必须得住在我家,等第二天早上才能赶路。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翻越大山要六七个小时,同时大山里还有野兽出没,更还有奇怪难以置信的怪事发生。
  有一年,一位外乡的走山客住在我家里,吃过晚饭,闲聊拉家常,说起了自己上次亲身经历的故事,故事地点就是发生在那座大山里。
  上次路过还是夏天,天气炎热,走山客来到大山脚下。看太阳落山还早,走山客便加快脚步,想趁天没黑之前穿过大山去。但是走了不到几里路,天色突然变得暗沉下来,大山里天黑的快,不一会儿,走山客就笼罩在黑暗里。
  走山客四下打探,发现周围刀削般的悬崖拔地而起,就像铁桶一样,紧紧地围绕着他,令人望而生畏。这里人迹罕至,基本不会遇到赶路的行人。走山客这才知道,今晚是走不出大山了,要在此地过夜了。
  走山客找到一块平坦的大石头,点燃马灯,铺上席子,因为深山老林里半夜寒凉,不铺上一层席子会湿气伤身。走山客挑的是两只大水缸,他从水缸里拿出干粮和老酒,对着马灯,有滋有味地喝了起来。
  夜里的深山,凉风轻拂,树叶沙沙作响,远处传来山鹰幼鸟的叫声,一声接一声的“哼”个不停。走山客听到哼山鹰叫声后,趁着酒性,也模仿着哼了几句,此时此情,好不暇意悠闲,安乐自在。
  也许是闻到酒的甘香,松鼠从远处的树上跳到走山客身边大树旁,躲在树后,窥探着走山客手里的老酒,好奇这水为什么奇香无比,诱人垂涎欲滴呢!
  走山客酒足饭饱,伸个懒腰,卷身卧在凉席上,披上单衣,倒头而睡,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鼾声四起,震耳如雷。无论蚊虫怎么叮咬,也浑然不知,可能是白天太辛苦了吧!
  月亮移到树梢上,月光透过树叶,照射在走山客卷缩的身体上。这时,丛林深处有四只绿幽幽的眼睛早已盯上了走山客,它们不动声色,趁走山客熟睡之际,便开始慢慢靠近他。
  就当它们快要接近走山客时,一只黄鼠狼从天而降,落在走山客的小肚子上,走山客猛然觉得身体负重,翻身坐了起来。他清醒后定睛一看,不得了,身前站着两只狼,应该是一公一母,我们老家称之谓“对狼”。
  狼见走山客发现了它们,丝毫没有退怯之意,仍然一步一步朝走山客靠近。这时走山客灵机一动,有了主意,他把大水缸倒立过来,自己躲了进去,这样无论来多少只狼,也不怕了。
  狼见到到嘴的鸭子飞了,无奈之下只好选择放弃,跳进丛林不见了。走山客感觉狼已走远,便从水缸里爬出来。开始寻找刚才救自己一命的黄鼠狼。
  大石头不远处有一颗古树,这颗古树估计有上百年之久。就在那古树下面,走山客看到,一只立着的黄鼠狼,两后脚着地,两前抓在作稽。
  黄鼠狼向天空作稽,正是对着天上的月亮。瞬间,走山客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看着拜月的黄鼠狼,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
  走山客心想,这遇见黄鼠狼拜月,可不是什么好事,听老人们说,看到黄鼠狼拜月,千万不要理会,那是黄鼠狼在修行,这时候要悄悄退走,不要惊到它,黄鼠狼小心眼得很,是会找你的。
  想到这里,走山客头皮一阵发麻,正准备悄悄地转身离开。可那黄鼠狼好像看到了走山客,那长得像人脸般头转了过来,歪着脑袋,静静地看着走山客。
  接着,不知道是出现了幻觉,还是其它原因,走山客隐约觉得那黄鼠狼在说话,问道:“我是人啊!还是畜生啊!”
  走山客想到黄鼠狼、狐狸、大蛇都喜欢拦路向人讨封头,也就是讨命,深知刚才要不是它救自己一命,他早就落入狼口了,它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怎能坏它修行呢?于是走山客便对黄鼠狼说:“我只看到一位黄大仙在此修行,其它的我什么都没看见”。
  说完之后,一团白烟,袅袅升起,一会黄鼠狼就不见了。不久空中传来“多谢!”“多谢!”的声音。
  事后走山客坐在大石头上,一直等到天亮,才上了路。后来走山客解不开心结,迷惑难耐,去了普渡寺,向寺庙里的僧人说了那晚的经历。
  僧人听后对走山客说:“当时你可算是帮黄鼠狼化了一道大劫,因为它修行也不容易,到了得道升天的关键环节,它就要向人讨封头,如果当时你说黄鼠狼不是人,那黄鼠狼还要修行个几百年,才能再次向人讨封头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晚要不是黄鼠狼仗义相助,走山客肯定会被狼吃掉。说明黄鼠狼找对了人,走山客也因此命不该绝。
  走山客和我爸妈一脸真诚地说,说遇见黄鼠狼拜月这事,他这一辈子都忘不掉,他和好多人谈起过,别人都以为他是傻子,胡说八道,也只有我爸妈相信他,认认真真的听他把故事说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