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莲蓬鬼话 » 有点悬疑味道的灵异故事(转载)

有点悬疑味道的灵异故事(转载)

  http://www.17k.com/book/2991767.html

  第一章 村中诡事{1}

  村长董大春紧皱眉头的蹲在地上,眼巴巴看着地上年轻汉子冰冷的尸体,不住摇头叹息。

  他想不明白生活了半辈子的西泥村,为何最近总是接二连三的出事。

  这是天灾?

  还是人祸?

  又或许是邪祟作怪?

  董大春拳头握的咯咯作响,他实在是难以忍受这种未知的恐惧。

  这已经是村里最近诡异死去的第三个人了。

  与前两个死去的人一样,眼前的死者圆瞪双目,大张嘴巴,浑身上下没有一道伤口。

  但尸体却在一夜之间变得干瘪、发黑,仿佛身体里所有的血肉瞬间蒸发掉了似得,仅剩一张薄薄的皮囊紧紧裹在骨头上,让人看了有种几欲作呕的冲动。

  董大春身旁有许多围观的村民。

  这些人神态各异,有面露惊恐,有或悲或喜,有窃窃私语,还有面无表情的人。

  没有人注意董大春的双手在微微颤抖,他的心里十分忐忑,记忆仿佛回到了九年前那件事情上。

  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粮食极度匮乏,无论村民们怎样卖力播种,依旧难以果腹,

  谁知在某天中午,忽然有人在村北乱葬岗挖出一锭金元宝。

  消息不胫而走,所有村民蜂拥而至。

  很快乱葬岗被挖的坑坑洼洼,到处是一片狼藉的模样。

  与此同时村民们收获颇丰,几乎每家每户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财富。

  有了钱,意味着可以换到更多的粮食,所以接下来几年村民们不用再为吃的发愁。

  村中处于一片欢腾之际,不知从哪跑来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婆,她说这乱葬岗的东西挖不得,否则以后必定会祸及全村。

  这对于所有村民来说,绝对是挑衅行为,村民谁也不愿搭理这疯疯癫癫的老太婆。

  老太婆不依不饶,最后引起了众怒,还是董大春带人把她撵出了村子。

  安安稳稳过了九年,谁知直到今天却发生了这等诡异之事。

  董大春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开端,接下来恐怕还会有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

  但为了稳定人心,董大春决定不把这个想法分享出来。

  找了几个年轻力壮的汉子,让他们帮忙将死者埋葬。

  而他则亲自领着一部分人到山神庙去祈福。

  董大春也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用,也许是心里存有侥幸,他的想法就是这样简单。

  那就是希望让山神庇佑全村村民,让西泥村恢复往日的平静。

  晚上回到家,董大春盘腿坐在土炕上,手握烟杆不时的抽上一口。

  他的目光紧盯着面前小木桌上的铁盒子,一直都没有挪动过位置,看起来他似乎在想些什么。

  煤油灯里的火苗忽明忽暗,在烟雾缭绕中将他的脸颊照耀的分外诡异。

  桌子上面那个铁盒子是他九年前从乱葬岗挖出来的东西。

  之所以留到今天没有变卖出去,是因为这东西看起来实在太过普通了,根本没有人愿意花钱买下它。

  以前董大春也觉得这盒子是块废铁,可是村中最近发生的几件怪事,让他隐约觉得这盒子可能比想象中要来的神秘。

  董大春放下手中的烟杆,伸手轻轻抚摸了几下铁盒子,然后才轻轻将它打开。

  盒子打开,只见里面静静躺着两本薄薄的小册子。

  小册子所用的纸张,已经破旧泛黄,每一本上面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其中一本略有不同,因为上面画了四副草图。

  饶是像董大春这种文盲,大概也能瞧出这是四幅地图。

  但两本小册子上到底写的什么内容,他却看不懂,也不敢拿给外人看,生怕因为这件事再引起什么祸端。

  就在他全神贯注的盯着铁盒子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村长!村长!!出事了!!!”

  什么?!

  董大春心里一慌,完全忘记将铁盒子收藏起来,披着件破衣裳慌慌张张的下地穿了鞋,就跑去开门。

  大门一打开,只见外面站着好些村民。

  他们手里高举着火把,神情恐慌的盯着董大春看。

  虽然心里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但董大春还是尽量使语气平静:“怎么回事?”

  村民牛二凑到近前,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结结巴巴的回了句:“我儿子狗蛋儿不见了!”

  董大春皱着眉头,示意他说的详细些。

  牛二不敢隐瞒,将事情的原委大致向他诉说了一遍。

  据牛二所说,晚上他在半梦半醒之间,听到耳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当时眯着眼睛一瞧,原来是他那十三岁的儿子狗蛋正在穿衣服。

  牛二以为儿子这是起夜到外面上厕所,所以也就没在意,而是继续趴在炕头上睡觉。

  可谁知道,过了很久都没见儿子从外面回来。

  这让牛二开始有些紧张,搞得他睡意全无,干脆起来到院子里看看儿子到底在干啥。

  牛二来到院子当中,还没等到茅房查看,却意外发现自家大门虚掩着。

  这让他有些错愕,因为他清清楚楚的记得,晚上就是他自己将大门在里面用一根粗木棍顶好的。

  难道儿子出去了?

  可是这大半夜的,他能到哪儿去呢?

  心里带着好些疑问,牛二在自家小院中找了一遍,可根本就没发现儿子的踪影。

  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于是点了火把,赶忙到村中招呼乡亲们帮忙找找儿子。

  乡亲们在村中找了一遍却依旧没发现狗蛋儿的影子,无奈下,这才由牛二带头找到村长家,想让村长给出出主意。

  董大春听他说完,摸了摸脑袋:“这就奇怪了,狗蛋儿这小子大晚上能到哪儿去呢?再说你们都已经在村子里找过......”

  话还没说完,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难道是乱葬岗?!

  想到这儿,董大春只觉得头皮发麻,就连身体都僵住了。

  一众村民见村长忽然瞪大了眼睛,心里更加紧张了,还是牛二沉不住气开口询问道:“咋了村长,你想到了啥?”

  董大春浑身哆嗦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表情凝重的说出三个字:“乱葬岗!”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好像一块小石子丢进了平静的湖水之中,在水上面荡起一层波浪,久久不曾散去,引得一众村民心里开始忐忑不安。

  一路上,谁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每个人都面沉似水,心里比任何时候都来的沉重。

  当人们来到乱葬岗的时候,发现那里出奇的安静,就连鸟叫声都没有,有的只是众人心脏毫无规律的跳动声。


  第二章 村中诡事{2}

  董大春已经把事情的结果往最坏的方向去想了,但心里又有些抗拒这个看起来有些荒谬的想法,他更愿意相信狗蛋儿只是去别的地方玩耍了,而不是跑来这阴森诡异的地方。

  但事与愿违,最终村民们还是在一处土坑中找到了狗蛋儿干瘪、发黑的尸体。

  很快,从耳边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嚎哭声,那是牛二因为痛失爱子所发出的声音。

  村民们仿佛石雕泥塑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不是他们有多淡定,恰恰相反,他们是恐惧到了极点,已经有些不知所措。

  第二天一大早,董大春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让老伴儿张红玉带着十一岁的儿子小宝赶紧去邻村避难。

  张红玉不解,问他为什么不一起走,他却说故土难离,舍不得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

  听了这话,张红玉一个劲儿的抹眼泪,心中当真是百感交集。

  小宝自从昨晚听说好伙伴狗蛋儿死了,他非但不害怕,反而嚷嚷着也要留下来帮忙捉住那杀死狗蛋儿的凶手,好为狗蛋儿报仇。

  在年幼的他看来,十分不理解爸爸为啥让他和妈妈到邻村去避难,难道全村那么多人还打不过一个杀人凶手,这说出去得有多丢脸?

  一想到这儿,小宝心里就特别不高兴,撅着小嘴抱着膀子,一副我就不走的模样。

  董大春罕见的甩了小宝一巴掌,冲着他怒吼:“我是你老子!你就得听我的!”

  心中怒火难以平息,扭头望着老伴儿,沉声道:“这是咱家唯一一颗独苗?难道你想让他留下来一起陪葬?!”

  张红玉似乎被这吼声惊醒,抹干脸上的泪水,牵起儿子的手,直往门外去。

  小宝被妈妈牵扯着,依旧不愿离开,在身后使劲儿挣扎、流泪。

  张红玉眼眶里噙满泪花,但仿佛下定决心般死不放手,一直拉扯着小宝不曾回头......

  中午十分,董大春正在家里独自喝着闷酒,不料老伴儿张红玉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

  董大春见状十分恼火,脸色不善的冲她大吼:“让你跟着小宝一起走,你咋自己偷着跑回来了?”

  在他眼里,小宝还很年幼,身边没有大人照料,那他以后可怎么生活?

  这就是董大春不忿的原因。

  张红玉显然有些惊慌,被他这么一吼更是乱了方寸。

  缓了好一会儿,才哭着说:“不是我要偷着跑回来,而是我根本就走不出村子。”

  “胡说八道!”

  董大春一拍桌子,显得怒不可遏,猛地从椅子上站起:“你说你走不出村子,那小宝哪去了?你不要告诉我,是他自己跑到邻村去了!”

  听了这话张红玉哭的更加伤心,腿脚发软的跌坐在地上,开始诉说起事情的原委。

  据她所说,早上村口起了很大的雾,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道路。

  但是她对西泥村的地理环境很是熟悉,凭着多年的经验和记忆,还是能勉强循着正确的方向带着小宝前行。

  可谁知道,后来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浓,搞得她也是晕头转向,加上小宝一路上总是捣乱,最后两人就这样在浓重的雾气中走散了。

  一直到了中午,雾气逐渐淡化,她才按照原路返回。

  董大春甚感惊奇,为了证实老伴儿的说法,亲自出门往村口查看。

  一路上,董大春发现有不少村民背着行囊,正往村口赶去。

  瞧他们慌乱的神色,估计也是要到邻村避难。

  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董大春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他所担忧的还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小宝,要是小宝出了事情,那自己岂不就要绝后了。

  心中急切地奔向村口,董大春发现果然如老伴儿所说,那雾气实在是异常浓重,真的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道路。

  这时他的心头仿佛萦绕着一个魔咒,脑海里不断回响起九年前那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婆所说的话:这乱葬岗的东西挖不得,否则以后必定会祸及全村!

  现在这句话果真应验,董大春心里不免有些绝望,最后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将自己锁在房中不再出门。

  董大春盘腿坐在炕头,盯着眼前的铁盒子发愣:既然这东西是从乱葬岗挖出来的,那如果再埋回去,是不是就能阻止西泥村的一场浩劫呢?

  面前的铁盒子好似最后的救命稻草,董大春双手发抖的将它塞进怀里,发狂一般向乱葬岗跑去......

  晚上,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阴了下来,没多久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小宝躲在树洞中,时不时的向外张望,他的心情有些低落和焦躁。

  此时冷风不停的灌进树洞里,搞得小宝只好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但依旧冻得他瑟瑟发抖。

  就在早上的时候,他和妈妈走散了。

  本想着跑回西泥村去,可谁知道一直在迷雾中走到晚上,他也没找到回去的路。

  后半夜雨势渐小,风也停了。

  可树林中的湿气让小宝实在难以入眠,就这样眼巴巴的一直挨到天亮,他才忍受着寒冷,再次从树洞中出去。

  到了外面,小宝发现山间小路已经变得泥泞不堪。

  但此时他可顾不得这些,现在他只想赶快回到西泥村,找到自己的爸爸妈妈。

  顺着山路跑出好长一段距离,小宝发现围绕着村口的雾气已经散尽,眼前的道路终于清晰可见。

  小宝见状大喜,他知道自己终于可以回家了。

  当小宝兴冲冲的跑进了村庄时,猛然发现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好些村民。

  只见这些人的肤色暗淡、发黑,且双眼圆瞪的伸手朝前做爬行状。

  最恐怖的莫过于他们那皮包骨头的干瘪模样,像是一下子被什么东西压榨成了人干儿。

  平时小宝自认为胆子够大,但看到眼前这般异样的情况还是把他吓得半死,一屁股跌坐在泥坑里哭哭啼啼的大声呼喊着爸爸妈妈。

  就在小宝六神无主的时候,忽听远处有人呼喊他的名字。

  小宝紧张的抬头望去,只见爸爸妈妈正站在村前小路上不断冲他招手。

  在这种恐怖的氛围下能够见到爸爸妈妈,对于小宝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安慰,他从水坑里迅速站起,跌跌撞撞的往爸爸妈妈的方向跑去。

  大概跑了有好几分钟的样子,小宝发现无论自己跑得有多快,可就是跑不到爸爸妈妈的身前。

  最后小宝体力不支,一个跟头便狠狠摔倒在地面上。

  直到这时,爸爸妈妈才来到了他的身边。


  第三章 神秘铁盒

  见到爸爸妈妈终于来到了自己身前,小宝不争气的鼻子一酸,趴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董大春老两口相视鬼魅一笑,一人一边拉起小宝的手掌,将他从地面上扯了起来,然后三人一同朝前方缓缓走去。

  小宝抓着爸爸妈妈的手掌,感觉他们的手掌冰冷刺骨,脑子里顿时清醒一些,忙问他们这是要到哪里去。

  可谁知道爸爸妈妈根本没有要回答的他的意思,只是带着他往前走。

  小宝总感觉爸爸妈妈今天怪怪的,于是声音颤抖着问村里人为什么都死了。

  不出所料的,爸爸妈妈依旧没有回答他的问话。

  这下小宝终于从心里感受到一丝惧意,想要挣脱他们手掌的束缚,奈何力气太小,却始终无法脱身。

  见小宝开始胡乱挣扎,董大春扭头望向他,目光冰冷的张嘴冲他喷出一股阴寒之气。

  只一瞬间,小宝忽然感觉周身如坠冰窟,整个人恍恍惚惚全然忘记了之前的困惑和恐惧,就这样任由爸爸妈妈牵引,身形木讷的跟着他们前行。

  就在气氛诡异到了极点的时候,忽然一道略显消瘦的身影悄然而至。

  这人突兀的拦在董大春一家三口面前,双手各执一张灵符,快准狠的一一贴在董大春和张红玉额头之上,接着口中暴喝一声:“镇!!!”

  这道声音极其洪亮,并且威势十足,使得身前两人瞬间灰飞烟灭。

  小宝也被震得浑身一抖,脑子顿时变得清明,睁眼一瞧才发现自己此刻竟然站在村中小河中央。

  那河水已经蔓延到了他的嘴边,恐怕再往前多走一步,他就会被河水淹死。

  可能是心里过于恐慌,小宝眼前一黑,竟然直接昏死过去......

  当小宝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破旧的木板床上。

  睁眼打量了一下四周,才看清这里是一个小房间。

  屋内陈设很简单,只有一张方形木桌,两把椅子和一张木板床。

  观察完陌生的环境,小宝意识到眼前还站着一位衣衫褴褛的老太婆。

  就在他挣扎着想要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老太婆开口说话了:“你现在身子很虚弱,还是不要乱动的好。”

  倔强的小宝没有理会这些,翻身从木板床上下来。

  脚掌踩在地面上,才发现腿脚发软,要不是伸手扶着木床,险些跌倒在地上。

  他一想到昏迷之前看到的那些死状诡异的村民,再加上心里担忧爸爸妈妈的安危,几乎是泪流满面的说出一句话:“老婆婆,你看到我的爸爸妈妈了吗?”

  小宝现在是关心则乱,才会问出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因为谁也不知道,这老太婆究竟认不认识小宝的父母,又或许她可能连西泥村在哪儿都不知道。

  所幸老太婆开口说话了,只是她的话对于小宝来说简直犹如晴天霹雳,“你们村子里的人全都死光了,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也许此刻你也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了。”

  虽然心里早有预料,可小宝十分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他抽泣着大吼:“你骗人!!我的爸爸妈妈没有死!他们没有死!我刚刚还见过他们呢!你为啥要骗我!”

  看着小宝哭的分外伤心,老太婆面有难色,任由他乱喊乱叫,却始终没再开口说话。

  小宝因为阴气入体尚未痊愈,再加上伤心过度,所以哭闹了一会儿,便再次昏迷过去。

  小宝躺在木床上,额头直冒冷汗,身体时不时抖动一下,瞧这样子似乎睡得不是很踏实。

  其实他并没有睡着,只是做了一个略显古怪的梦。

  在梦里,小宝见到了自己死去没多久的爸爸董大春。

  董大春褶皱的老脸上满是悔恨的眼泪,他站在距离小宝不远的地方,不停的哭诉:孩子,都是爸爸连累了你啊!要不是我以前做了太多丧尽天良的事情,也不至于害得你孤苦伶仃。

  小宝见爸爸哭得伤心,也跟着流泪,即便这样还不忘安慰爸爸,要他不要伤心。

  董大春抹了一把眼泪,最后只交代了两件事。

  第一件,说是在他有两样遗物留给小宝,但是这两样遗物千万不能让别人看到,更不能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否则就会有性命之忧。

  第二件,要小宝长大以后,让他为自己报仇,说仇人就在阿尔山,名叫张德志。

  还说这次全村人的惨死,都是被这个仇人所害。

  小宝听爸爸说完这两件事,只觉得心惊肉跳:张德志是谁?他到底和西泥村有什么瓜葛?又为什么屠尽全村人的性命?

  还有爸爸所说的那两样遗物究竟是什么呢?

  小宝觉得这个梦做的异常真实,半梦半醒间忽然猛醒过来。

  他坐起来随手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忍不住直喘粗气:刚才爸爸在梦里所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正兀自狐疑之时,小宝猛然发现在自己身旁竟然放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子。

  这个发现让他瞪大了眼睛:“这?!这不是爸爸生前总爱把玩的东西吗?它怎么会到了我身边?难道刚刚那个梦竟然是真的!”

  心中满是疑惑的伸手将盒子打开,小宝发现里面放着两本薄薄的小册子。

  小册子上面写满了字,可惜以小宝的年纪却看不懂上面究竟写了什么。

  小宝将小册子放回铁盒子,心里一阵惊叹:难道刚刚是爸爸显灵,亲自将这个铁盒子送到我的身旁?

  这两本让人看不懂的小册子,难道就是爸爸口中所说的两样遗物?

  虽然看不懂上面的内容,可小宝脑子还算活络,稍加分析,觉得全村人的死可能都与这两本小册子有关。

  莫非这两本小册子上记录了什么惊天秘密?才会导致全村人都跟着遇难?

  小宝正在暗自琢磨这件事,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想起爸爸刚才在梦中交代给他的话,顿时让他神经紧绷,赶忙慌里慌张的将铁盒子塞在了枕头下面。